母亲是我最好的老师

自从在北京郊区做农民之后,不定期就会把妈妈接到村里,说来惭愧,每次妈妈来之后都会帮我们操持很多家务,除此之外,还不计回报的帮我农场做些活计。

这次来京,老妈主要是帮农场清理菌棒和给我制作杏脯,我形容说妈妈和外婆是农场「最老的志愿者。」

去年农场的蘑菇君搬离农场的大棚后,留下了一堆菌棒,估计的有上千个,菌棒外面是塑料袋里面是木屑玉米芯混合物,「拆开塑料袋里面的菌棒可以作为很好的肥料。」

农场的日常工作本来就缺劳动力,所以拆菌棒这活就一直搁到了现在,一堆菌棒堆在大棚门口着实不美观。妈妈这次来京,最近一周每天清晨五点多带着外婆到农场来拆菌棒,「每天跟我说:“再有几天我们就弄完了。”今天,终于把菌棒全部拆完了,」中午我跟妈说:“妈,过几天我就出国了,你看晒的那么黑,这几天就别再去农场干活了。”妈笑着回答:“「有啥能干的就干,我还说明天去除草呢。”」下午就又去梨园收拾那些掉落在地上的杏,晚上继续制作杏脯。

近些年因为推动食农教育,接触了很多教育的「新理念」我总觉得大家一方面否定现有教育带给孩子的「制式化知识,」另一方面急于寻找新的模式其实也是源于家长对未来的焦虑。我在想我一路走来,30岁前读书学习、创业谋生同时努力惠及他人,从读完博士到选择做农民,虽未大富大贵,但也过得很快乐、满足,这个看似另类的选择背后,「到底我的父母给了我什么样的教育?」我越发感觉没有太多高大上的理念,而更多的是他们的朴素的生活理念:「爱」、「奉献、」「乐观、」「坚持。」

母亲的爱体现在很多方面,对父亲、对我、对父母双方的家人、朋友,爷爷奶奶和外公都是在八九十岁的高龄去世的,在人生最后的或长或短的卧床时间里,都是母亲在每日照顾,每日擦拭身体、清洁大小便,「对待外公和爷爷奶奶没有分别,但我从未听到过母亲的抱怨。」就像她帮我们收拾菌棒一样,来农场干活干完却从未跟我过多提及。

母亲以前在我们市区的一个化工厂工作,因为「工作踏实努力」,从车间普通员工升为了车间主任,工厂改制后,公司领导跟母亲谈话让她做了公司的公会主席,却因为那个时期公司经营不善最后导致公司破产,母亲50多岁就办理了退休,自那以后为了「照顾老人一直没有出过远门。」

母亲没有读过多少书,因为原来是家里的「老大姐」,初中后就退学工作了,后来赶上上山下乡,母亲插队到了保定郊区的一个村子,呆了有五六年,「听父母介绍他们插队时的故事,倒是感觉他们那段插队的时光很快乐而且收获不少,」母亲很快就当上了妇女队长。父母也是在插队时候相识并结婚的,竟然还是因为父亲当时随意给了母亲一张电影票。

退休后母亲从未赋闲,一直在忙碌家里的事情,从照顾爷爷奶奶到照顾父亲和我,那种爱是只求付出不求回报的,即便是工作上遇到麻烦,也没有听到母亲抱怨过生命的不公,她总是「积极、」「乐观。」

有一次,父亲的单位推选他为“中国好人”,母亲每天给我发微信,让我给爸爸投票,我突然意识到他对父亲的支持和爱是超出日常的柴米油盐的。

还记得我保送人大的研究生时候遇到一些问题,父母跟我一起几次到人大研招办,每次办公室的人都是冷面相对,有一次一位领导对着母亲嚷:“你什么都不懂,别在这捣乱了!”我突然急了,保护母亲的自然欲望爆发,反驳了那个领导几句。「我发现我在母亲身上习得了勇敢的品质。」

想想母亲带给我的虽然没有丰富的物质财富和高深的理论知识,却有着很多我们从小就再熟悉不过的很多优秀品质。从小学开始,我自己办理了存折,虽然第一天存了10块钱,第二天就取了5块,但也算是我懂得勤俭节约的开端;18岁上大学开始,除了每年的学费外,基本不需要再花家里的钱,我也不知道为啥很早就有独立的意识,那个时候家庭虽然不算富裕但如果节衣缩食送我出国留学也是有能力的,但我没想出国留学,我不希望花家里的钱只是满足一个留学的目的,相信有一天要是出国也应该是我把中国了解清楚了,人家邀请我去交流。

为了挣本科阶段的零花钱,当过家教,也在非典时期销售过化妆品,在那段特殊的时期我和舍友的合作,竟然救活了一个化妆品商店「因为非典我们都被关在学校里,那家商店原来就是依靠学生的消费」。我俩挨着敲宿舍门,买进卖出,一个月也挣了几千块钱。寒暑假我一般都会到北京上课外班,30元一晚的地下室也是我熟悉的地方,说来幸运,虽然世界各地走南闯北这些年,倒是没碰上什么坏人,不过老爸总会提醒我安全的问题。

母亲对于我的选择一直都非常支持,无论是我选择学校、寒暑假到北京上课外班,还是选择男朋友、老公,父母会发表意见,但也相信我的选择,不会提出“男方一定要有房有车”这样的说法,因为他们懂得夫妻的感情比那些物质的东西都重要。「我相信,父母这样态度的背后一定是他们对于我选择的信任,也一定是源于他们对生命本质的理解以及强大的内心。」

在农场的生活工作也给我这种感觉,我所需要的物质、精神的满足这里大部分都已经可以给予了,「再努力学习和工作就应该是为了更多人和环境的福祉。」

我相信,教育的本质应该同时是父母被教育的过程,家庭能给予一个孩子的「爱、」「信任、」「坚强、」「勇敢,」是永恒不变的动力,而所有的人生际遇都会在这些方面准备好的时候来找你。

「我问母亲:“你们一辈人里有没有那种很有目标、很努力坚持的人现在过得特别糟糕的人?”母亲想了想,说:“还真没有。”」

大地之子 大地之子是从2014年开始,由分享收获创始人石嫣发起,由分享收获核心会员小组协助推动的公益性质的项目。大地之子学校设立在分享收获的农场果园基地,属于一所真正的以自然农耕为主题的学校。我们旨在让孩子及成人了解食物的本质,亲近土地和自然,感受最简单淳朴的快乐。

大地之子提倡:人与自然,人与土地和谐相处。我们的教学以实践为主,理论为辅,兼顾娱乐。我们的主要课程有:农场一日体验、农耕课堂、农耕夏令营、校内食农课程、可食用校园等。

电话:010-60466095 微信:分享收获大地之子 邮件:dadizhizi2014@163.com 基地:北京市顺义区龙湾屯镇分享收获果园基地